北大音樂學院網首頁設為首頁添加收藏

音樂啟蒙導航

音樂啟蒙首頁 >> 著名歌劇介紹 >> 歌劇《鮑利斯戈杜諾夫》介紹
2019-7-5 13:14:31歌劇《鮑利斯戈杜諾夫》介紹
歌劇 鮑利斯?戈杜諾夫 
《鮑利斯?戈杜諾夫》    
    四幕歌劇,莫索爾斯基編劇并譜曲, 1874年2月8曰在圣彼德堡的馬林斯基劇院首次公演。1913年3月19曰于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由托斯卡尼尼指揮初次公演。盛況空前。  
演奏時間:序幕:26分 第一幕:43分 第二幕:43分 第三幕:49分 第四幕:61分  
劇中人物:  
鮑利斯?戈杜諾夫  沙皇 男低音  
費奧多爾 沙皇之子 男中音  
克賽尼亞 沙皇之女兒 女高音  
馬琳娜 波蘭圣德米的公主 女中音  
舒依斯 親王 男高音  
謝卡洛夫 國會秘書 男中音  
皮曼 修士 男低音  
格里戈里 冒充太子的修士 男高音  
華爾拉阿木 逃出修道院的破戒僧 男低音  
米薩依爾 男高音  
烈維茨基 男低音  
車爾尼科夫斯基 男低音  
媽媽 女低音  
警察 男低音  
白癡 男高音  
蘭可尼 波蘭天主教耶穌會激進的修道僧 男低音  
還有農民米鳩哈、旅館女主人、貴族佛西喬夫、兩名農婦等  
故事發生于俄羅斯,立陶宛國境與波蘭。時間在1598年至1605年間。  
劇情介紹:  
第一景:寺院的庭院中  
    這是1598年先帝駕崩后的某曰。擔任攝政的鮑利斯?戈杜諾夫,雖然被推舉繼任帝位,但卻他假意婉拒,并隱居于此。這時庭院中集聚著老百姓,他們無精打采地走動低語。  
    因為大家知道鮑利斯實在是一個逃犯,他謀殺了太子迪米特里。簡短的管弦樂構成了序幕的前奏曲,墻外群眾合唱著他們的祈愿:“啊!天父!您為什幺舍棄了我們呢?請給我們憐憫吧”!  
    警察登場,他唆使老百姓就跪在地上,叫嚷著要擁戴鮑利斯為沙皇唱出嘆愿的四部合唱:“大公(指鮑利斯),吾父,汝欲置吾人于何人手中?兒輩涕零哀泣,懇求吾父垂憐顧念。”這曲調混用了F調與降A大調,這是俄羅斯特有的調法。合唱逐漸躍入高潮后速度加快,弦樂與木管以半音階急速下降后,警官退去,群眾又隨便交談起來。  
    不一會兒,警察又出場后就阻止老百姓的閑談,命令繼續請愿的合唱。他們在無奈便順從地唱出請愿的四部合唱。此間管弦樂不停地反復演奏著警察動機的節奏,諷刺人民的請愿是在警察的逼迫與監視下發出的。合唱在反復最后:“啊,啊,”的悲嘆后,管弦樂又以半音階疾速地下降。當警察看到國會秘書謝卡洛夫出場時,就制止了群眾的合唱。謝卡洛夫走到群眾面前時便脫帽示意,并報告說:“不管貴族院或教會的懇請,鮑利斯仍不肯登上帝位。”  
    這時正是夕陽西沉的時候,晚霞滿天,接著遠處傳來朝圣者的合唱,這時有一隊朝圣者出現舞臺上,他們把護身符分送給圍觀的群眾后,就魚貫走入修道院中。  
第二景:克里姆林宮前面的廣場  
    這場的音樂,是由許多大小鐘聲與管弦樂總奏的壯麗前奏曲開始的。接著鐘聲齊鳴,震撼山野,幕啟。  
    正面為皇宮前的紅色臺階。左右為圣母升天大教堂與天使長大教堂。許多群眾徘徊在廣場上。不一會兒,在更響亮的鐘聲與進行曲調中,有一隊貴族莊嚴地走人大教堂。這音樂結束后,隨著小號的齊奏,舒依斯親王出現在大教堂,他立即向群眾高呼:“鮑利斯萬歲!愿神降福吾皇。”群眾也跟著歡呼。這歌聲在弦樂顫音彩飾下,引接到著名的大合唱:“如同天上太陽般的榮光”。這首合唱的旋律,是一首古老的俄國民謠。  
    在這大合唱的演唱之間,大教堂里正為鮑利斯舉行隆重的加冕大典。不久,登基為俄皇的鮑利斯,就隨著莊嚴的行列出現在教堂的拱門前。警察命老百姓分別跪在道路兩旁,并唱出頌揚沙皇的合唱,歌聲較前更為狂熱壯麗。接著以號手吹奏的長號為信號,在大教堂前的一組貴族再次歡呼:“鮑利斯萬歲!”民眾也高聲應和,當鮑利斯出現在舞臺中央時,上上下下的人,都在歡呼“榮耀歸于鮑利斯”!此時鮑利斯已在隆重的典禮中登基。 他站立在大教堂前,宣誓今后將為民眾及俄國的利益而努力,并懇求老百姓共同祈求上帝幫助。此時他內心深受煎熬,臉色蒼白,語調沉重。鮑利斯纂位的野心雖已得逞,但他所犯的罪,卻無從洗清,因此陷入苦惱的深淵中。鮑利斯的歌聲完畢,老百姓立即高聲歡呼,鐘與鑼的壯麗音響,震耳欲聾。以沙皇為首的隊伍又走進大教堂中,民眾也蜂擁到這里高聲唱著大合唱。此間興奮的老百姓與警察發生小磨擦。鮑利斯在人們的歡呼聲中,又從大教堂出來,然后走進克里姆林宮中。序幕于此終了。  
第一幕第一景:寺院中的一室  
    年老的修士皮曼,借著燈光正伏案寫字,他在撰寫俄國編年史。旁坐的年輕修士格里戈里則在打瞌睡。。不一會兒,室外傳來僧侶們午夜祈禱的歌聲,突然格里戈里從睡夢中驚醒,大聲叫喊著:“又是那個可怕的夢,今夜已是第三次!”。格里戈里走近皮曼身旁,接受皮曼親切的祝福后,說出他那奇異的夢:“我走上很長的臺階,登上高塔,從窗口可以眺望莫斯科的街景,接著在腳下群眾的嘲笑聲中,我突然朝下直栽下去。”這時管弦樂的低音一直響著不祥的顫音。皮曼安慰說這夢只是年輕人的熱血所產生的不安幻景罷了。但格里戈里卻說自己終曰在祈禱與信仰中,不應該會有這種不祥的幻想。當皮曼寫到太子迪米特里之死和鮑利斯登基一段皮曼放下他的筆,回憶先王伊凡雷帝與太子時代的德政與信仰生活,有所感觸地喃喃獨語道:  
“不要為了早離污濁的凡世而悲嘆,  
雖然繁華的享樂與狡猾的愛情在誘惑著你。  
但想想那些偉大的沙皇,他們雖無比高貴,  
卻時常拋棄權仗、華衣與王冠,  
換上修道僧簡樸的帽子與道袍,  
在這神圣的僧房使心靈獲得安息。  
伊凡雷帚也曾陷入沉思中,靜坐于此,  
然后以低沉安詳的聲音喃喃獨語,  
在皇上銳利的眼中閃著悔恨的淚珠。  
太子費奧多曾將皇宮改成僧房,  
神因皇上的謙卑與虔敬,使俄國和平繁榮,  
在他臨終時,宮殿中竟奇跡般遍地是芳香,  
可敬的皇上的慈容,宛若太陽般光輝!  
我們實難再遇如此慈祥國君。  
但不知何事觸怒了神明,  
我們可敬的太子笛米特里卻死于非命。  
今天我們擁戴的沙皇,實為殺害太子的兇手!”  
    在沉默片刻后,鎮靜的格里戈里就向皮曼探詢太子遇害時的年紀,皮曼告訴他說,若是太子仍在世間,應與他的年紀相仿。聽罷,格里戈里的臉上閃出奇特的光彩。皮曼接著就表示待他死后,撰寫俄國編年史并使真實的國事流傳后世的重任,將落在格里戈里的身上。這時遠處又傳來僧侶們午夜禮拜的合唱(混聲====唱),皮曼把燈熄滅后,就跟格里戈里退去。但他剛走到門口又若有所思地站定,并唱道:“為國民所敬畏的鮑利斯皇上呀!你的罪已于今夜記載于史冊上,你已逃不了神的制裁!”。  
第二景:俄國邊境一個兼營酒店的旅館  
    幕啟后,旅館的女主人登場了,她一面工作,一面她唱出輕快的:“公鴨之歌” 這是節奏不規則的民謠風旋律,具有鄉土色彩。當她唱到一半,街上傳來兩個男人的聲音。女主人向室外招呼,但沒有回答,于是又繼續唱她的歌。不一會兒,屋外清楚地傳來兩個男人的歌聲,當女主人知道他們是僧侶時,連忙請他們進到店里,接著破戒僧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就攜帶一個青年登場了。他們依次就坐后,華爾拉阿木立刻點了酒菜,女主人愉快地退去。同伴中一言不發的青年,雖然自稱為笛米特里,其實他就是年輕的修士格里戈里。他在修道院中聽到皮曼說出鮑利斯的罪行后,就從修道院潛逃出來,此時和華爾拉阿木等人正趕往立陶宛邊境。因為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是從別的修道院逃出的破戒僧,對格里戈里的身世并不清楚。  
    這時高舉酒瓶的華爾拉阿木,就興高采烈地唱出著名的歌曲:“昔曰在卡桑城”,敘述伊凡雷帝在卡桑城運用智謀把韃韃人消滅的故事。 一口氣把歌唱完的華爾拉阿木,催促沉默不語的格里戈里隨他高歌取樂,但被米薩依爾所制止。接著他又酌酒狂飲,直至酩酊大醉,伏在桌上以鼻音哼唱著一首:“我騎在馬上馳騁”的俄國民謠。  
    格里戈里一邊察看沉睡的米薩依爾與意識不清的華爾拉阿木,向女主人打聽說:“這條路通向何處?”女主人回答說:“很快就到立陶宛,但有哨站,正在調查一個從莫斯科逃出的人。”格里戈里聽了心中打了一個寒噤。華爾拉阿木的鼻聲之歌,和他們倆人的對答,構成一段奇妙的三重唱。接著女主人告訴他有一條不必經過哨站便可通往立陶宛的路。格里戈里心中暗喜,當華爾拉阿木唱出意思不清的:“用力把門敲響”時,女主人卻真的聽到門外有敲門聲,她緊張地到窗口探望,果然是巡警光臨了。  
    警官進來后,立刻向華爾拉阿木查問道:“你們是什幺人?”夢中驚醒的米薩依爾與慌張的華爾拉阿木,即刻以二重唱的形式答說:“我們是沿途托缽化緣的誠實修道僧。”當轉向格里戈里查問身份時,他偽稱自己是附近居民,為送僧侶到國境來到這里。警官注視著可疑的華爾拉阿木,并命令隨行的警員取出逮捕令中的人像表。他們緝查的人,是一個名叫葛麗西卡?特烈匹夫的逃亡者,因警官都目不識丁,沒有辦法讀人像表,兩個修道僧與女主人也識字不多,警官就不分皂白,指華爾拉阿木說:“葛麗西卡一定就是你!”這時格里戈里就自告奮勇,接過人像表代為宣讀。他一邊偷瞄著華爾拉阿木的臉,故意把人像表的記載,說得和華爾拉阿木的特征一模一樣:“50歲,白胡子,紅鼻,體胖……”聽罷,警官立即高喊著:“快把他逮捕!”警員蜂擁而上,華爾拉阿木大聲抗辯喊冤枉,很快地從格里戈里中,把人像表搶了過來,一字字很艱難地讀下去:“葛麗西卡,20歲,中等身裁,紅發,有一只手較短……”他一邊困難地念下去,一邊狠很地瞪著格里戈里。格里戈里知道身分已暴露,很快拔劍跳出窗外逃了出去。房里的人都奔出大門追了出去。  
第二幕 克里姆林宮的豪華居室  
    鮑利斯的女兒克賽尼亞一邊拿著情人的肖像,一邊悲傷地啜泣。太子費奧多爾則專心研究著大地圖。旁邊不遠處,保姆正在編織著衣物。  
    克賽尼亞一邊哭泣著,一邊回想自己那慘死的未婚夫笛米特里。保姆在身邊安慰她說:“就是哭得肝腸寸斷也沒有用的,請把伊凡王子忘了吧!”然后哼著輕快的小調,敘說快樂的往事,想要使克賽尼亞的心情開朗起來。  
    費奧多爾也被歌聲所吸引,停止看書,但對最后以死收場的歌詞大感不悅,于是自己唱出一首質樸可愛的歌曲,唱過第一小節后他站起來,一邊拍手,一邊高歌。隨后保姆也跟著拍手唱和,形成有趣的二重唱。不一會兒,費奧多熱爾就停止拍手,唱出新的曲調“麻雀之歌”,保姆又加入,成為二重唱,正當他們唱到歡樂的高潮時,費奧多爾突然停住,并拍了一下保姆的肩膀,原來是鮑利斯走進房里。保姆驚慌地祈求皇上原諒,費奧多爾趕忙回到大地圖前。但鮑利斯沒有露出絲毫的慍怒,還抱住悲嘆著的女兒,親切地加以安慰。她這樣年輕,就承受未婚夫去世的慘痛打擊,實令人堪憐。鮑利斯命保姆把克賽尼亞帶回寢宮,使她能逐漸平息悲傷的心。鮑利斯之歌,洋溢著父親對兒女的無限情愛。好象和暴虐或陰險根本無關,  
   女兒和保姆離去后,鮑利斯便問費奧多爾在做什么,太子回答說:“這是莫斯科公國的地圖,是父王的全部領土。”鮑利斯看了關心地激勵費奧多爾說,總有一天這廣大的俄羅斯將由你統治,現在你應勤奮學習。費奧多爾聽罷,又坐到了桌前。  
    接著,鮑利斯疲勞地坐在沙發上,一邊拿著書,一邊陷入沉思中。不一會兒,他就開始唱出著名的詠嘆調:“我掌握著最高權利”  
“我雖掌握著最高權利,統治這國家有六年,  
但疲倦惶恐的心靈,卻得不到幸福與安息。  
豪華的生活,權柄與榮光,都不能使我心情開朗,  
對犯罪者心靈的懲罰是何等可怕,  
周圍是一片黑幕,心中布滿烏云。  
疲倦的心靈,煩亂又苦惱,為恐怖所困擾,  
每一時刻,都好象會發生什么不幸。  
向神懇切地祈求安寧,但無濟于事,  
我是握著無限權柄的沙皇,競從眼淚中求寬慰。  
到處是密告與叛變,圈套與陰謀,饑餓與瘟疫,  
霍亂患者像野獸般到處亂跑,俄羅斯陷入混亂中。  
神給我殘忍的歷煉,是我深重的罪孽應承擔的,  
我被指責為萬惡根源,廣場上正詛咒著鮑利斯。  
睡眠從我的雙眼逃遁,然后在深夜的微明中,  
站立起一個遍染鮮血的小孩,  
他的眼睛在燃燒,小手緊握著,哀求我垂憐,  
但我并沒有寬恕,可怕的傷口像嘴般裂開。  
那是幽靈的哀號!哦,神呀!我的主!”  
   此曲是用傳統的“宣敘調與詠嘆調”形式做成,在宣敘調中鮑利斯吐露他即位六年來,心中惶恐不安之情,音樂進入詠嘆調后,鮑利斯借著優美而充滿感動的旋律,唱出痛悔自己犯罪之歌。在同一速度上,木管以三連音刻畫時,鮑利斯的心中涌現出各種困擾與煩惱,因為四周層出不窮的叛逆要防備,而且老百姓把國境內的天災人禍,全都歸罪于他。這時鮑利斯心中的自我譴責,已達到頂點。他被笛米特里王子的幽魂,嚇得魂不附體,并已進入半狂亂的狀態。  
    這時從舞臺后傳來保姆和侍女們的女聲合唱,好象在為了什么事大聲喧嚷。鮑利斯勃然大怒,命令太子費奧多爾出去查看。這時侍衛進來稟告說,舒依斯親王請求晉謁皇上。侍衛在鮑利斯的耳邊密告說,在舒依斯親王與普希金的私宅中曾有神秘的集會,鮑利斯聽了大怒。  
    侍衛退去后,費奧多爾回來報告說,剛才的騷動只是女人們在調嬉鸚鵡之聲而已。太子的話,以如歌的樸素旋律唱出來,極富趣味。在中段處,木管反復模仿著鸚鵡的叫聲。當他滔滔不絕地說話時,鮑利斯坐到沙發上親切地愛撫著兒子?鮑利斯對他確切明晰的說明方式大感滿意,還為這位來曰即將繼承帝位的兒子祝福。  
    接著舒依斯親王登場了。鮑利斯立即向親王惡言漫罵。但舒依斯親王并不把他的侮蔑放在心上,還耐著性子向鮑利斯報告嚴重的叛亂事件。他說根據可靠的消息獲悉立陶宛的貴族們群起反叛,率領他們的竟是一個自稱為俄羅斯皇太子笛米特里的人。鮑利斯聽了非常詫異,并從椅子上跳起來。舒依斯親王則乘機表示他至死追隨鮑利斯的決心。鮑利斯發覺兒子在旁不安地聽他們交談,就叫他退去,并把門關緊,然后命令舒依斯親王盡快把臨近立陶宛的國境嚴密封鎖。當依斯親王想轉身退去時鮑利斯卻把他攔住,依斯親王就解嘲似地說:“由全國的老百姓與貴族推選出來,再由總主教正式加冕的沙皇,怎幺會被一個實際上已死的人嚇唬住呢!”說罷放聲狂笑,鮑利斯惶恐不安,他緊緊抓住舒依斯親王,命令他毫無隱瞞地匯報太子笛米特里去世時的真實情景。  
舒依斯親王以諂媚的語氣,講述太子笛米特里被慘殺后的模樣:  
“在烏格利奇大教堂前,我先后看那尸體達五天,  
在那開始朽腐并遍染血污的臉上,  
仍流露著明朗而圣潔的光輝。  
深而可怕的傷口像嘴一樣裂開,  
那天真的嘴角卻露著奇怪的微笑,  
他好象安詳地睡在搖籃中一樣。  
兩手交叉在胸前,右手還握著玩具……”  
    舒依斯親王的敘述使鮑利斯的良心的譴責,他再也無法忍受便命令舒依斯親王退去。而鮑利斯臉色蒼白地跌倒在沙發上。從這里開始的鮑利斯的長篇獨白,就是第二幕的高潮,也是這部歌劇中,最杰出的一段音樂。  
“哦!痛苦極了,我好象要窒息一般  
全身的血液都涌到頭上,又好象突然退去。  
哦!殘酷的良心呀,你的刑罰多幺可怕,  
我只有一個污點,但這污點卻使心靈受到煎熬,  
使心臟中毒,痛楚難耐,雙耳雷鳴。  
因非難與詛咒,胸腔緊縮,呼吸艱難,  
而雙眼只能看到那鮮血淋漓的小孩!  
哦!就在那里!那是什幺?在那角落?  
搖搖晃晃,然后逐漸擴大,自遠而近,戰栗且嗚咽著。  
走開!走開!不是我……殺死你的不是我……  
靠近!走開!小孩子!不是我……不,不是我……  
是人民的意志……別靠近,小孩子!  
主啊,你并不盼望罪人之死,  
請寬恕鮑利斯犯罪的靈魂!”  
    先以宣敘調唱出他深受良心的苛責。接著鮑利斯看到由親信殺害的笛米特里的幽靈,然后陷入半狂亂中。他那斷斷續續唱出的歌聲,宛若悲鳴與嗚咽。他跌跌撞撞地躲避幽靈的襲擊,最后筋疲力盡地倒在沙發中,喘著氣祈求神的寬恕。  
第三幕第一景波蘭圣德米城內公主馬琳娜的閨房  
    幕啟時,馬琳腦積在梳妝臺前化妝,圍在四旁的侍女正為公主唱著贊美與祝福的歌曲,這一首女聲合唱。這時,馬琳腦瘓了起來,答謝侍女們的稱贊,但她并沒感到心滿意足。她所要聽的是預祝最后偉大的勝利與頌贊波蘭戰士的歌曲,這充分流露出她的好勝性格與野心,隨后她就命令侍女們退去。她們離開后,單獨留在舞臺的馬琳娜,便委屈地唱出著名的詠嘆調:  
“從晨霧籠罩的遠方,射進黎明的曙光,  
從莫斯科逃出的王子深深迷住我,  
啊,我的笛米特里啊,可怕的復仇者,  
被纂奪大權的可憐孩子!  
那邪惡的鮑利斯將受神的懲罰。  
苦惱的戀人呀,我給你熾烈的熱情與眼淚,  
我要擁抱你,親吻你,可愛的人兒。  
我的王子,我的笛米特里,我的未婚夫!  
我將在你的耳邊低語綿綿情話,  
那是情人間惱人的熱情,  
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人的愿望。  
我盼望的是名譽與無上的權力,  
等你登上沙皇寶座,我就是皇后,  
被金色燦爛的衣裳包圍著,宛若光輝的太陽,  
俄國佬將被我絕世美姿所傾倒!  
連那些趾高氣昂的貴族,也將跪在我石榴裙下。  
民話、故事或傳說,將不斷頌揚我,  
夸贊這萬民傾慕的女王!  
啊!那些愚蠢的俄羅斯笨豬!  
哈哈哈哈哈!”這首《波爾卡舞曲風》的歌曲,這是一首非常動聽,充滿狂想的詠嘆調,最后在馬琳娜的獰笑聲中結束。  
    這時耶穌會的修道僧蘭可尼進來了,馬琳娜恭敬地歡迎他。這位狂熱的僧侶,立即以煽動的口吻,表示馬琳娜有天主教的純正信仰,拯救俄羅斯人民的神圣任務。這位在快樂中長大的馬琳娜,對于完成這種崇高而艱巨的工作,并不熱心,她只盼望和笛米特里過榮耀的生活。隨后蘭可尼就改變策略,用巧妙的言語先贊美她天仙似的容貌,再勸她促使笛米特里改信天主教。這位妖僧的話卻激怒了馬琳娜,她把剛才恭敬之情忘得一干二凈,破口大罵他是一個“大騙子”,結果因憤怒與恐怖昏倒在沙發上,得勝的蘭可尼則夸耀著自己的說服力。 
第二景圣德米城內庭園中的噴水旁,美麗的月夜。 
    幕啟時稱為笛米特里的格里戈里,獨自沉思著從城門走了進來。他在這里等待情人馬琳娜,并唱出無限思慕的歌曲。他向城闕喊著情人的芳名,但沒有回答,他又陷入沉思中。,妖僧蘭可尼悄悄地出現在格里戈里眼前的。他按照剛才向馬琳娜說話的語氣,傳達公主思念他的戀情。假的笛米特里聽了雖然心中大喜,但他覺察到蘭可尼在暗中操縱著他們的感情,心中感到一陣不快。蘭可尼卻以巧妙的奉承話,表白他也從心底熱望著他們能獲得幸福的結合。笛米特里立即表示他決心娶馬琳娜為妻,并盡力使她幸福愉快。最后他還懇求蘭尼可幫忙成全他們的愛情。當笛米特里叫喊著:“不論如何,請讓我看馬琳娜一眼”時,蘭可尼突然大叫著說:“快,快躲起來!”因為在城闕中參加宴會散席的貴族們,三五成群地走到庭園中。蘭尼可強把假笛米特里拉在樹蔭后。 
    這時貴賓們從城闕中走到花園。馬琳娜也被一位貴族挽著手,混在人群中。不久在馬琳娜瑪麗娜短小的獨唱后,合唱就開始了。起初是男高音與男低音的歌聲,然后女高音與女低音也加入,他們一起高歌著預祝波蘭的勝利,鮑利斯的沒落,并高呼著馬琳娜萬歲。等他們回到城闕中后,波蘭舞曲的音樂也漸弱而至消失。 
    歌聲停止后,從城門傳來馬琳娜喊著:“笛米特里”的聲音,喜出望外的笛米特里,立刻聞聲狂奔而去。兩人擁抱著互訴衷曲,她問笛米特里說:“你何時才能登上沙皇的寶座?”但笛米特里卻答說自己的真正愿望并非帝位或榮耀,而是馬琳娜忠貞不渝的愛情。馬琳娜立刻反駁說只有愛的盟誓并不足信。這就暴露了兩人對這場愛情的不同看法。隨即她就譴責笛米特里怎幺可以因兒女私情,而把推翻鮑利斯的大事拋諸腦后,還罵他是:“沒用的流浪者!農奴!”驚慌的笛米特里立刻唱出奪回帝位的決心,并報復地說當他一朝登上帝位,立即把她當作女奴般嬉虐一番!自此,音樂進入笛米特里與馬琳娜的二重唱。兩人好象把適才反唇相譏的事忘掉一般,一塊兒陶醉在幸福與溫馨的感情中。先是馬琳娜瑪麗娜唱出表情優美的旋律,后悔剛才的沖動無禮,并祈望笛米特里能順利復國。笛米特里也以同一曲調,吐露他對馬琳娜的深情與愛意。此時有波蘭民族舞蹈表演,眾賓客唱:《勝利莫斯科》一對愛人的合唱,配合著誘人的波蘭旋律。可惡的蘭可尼又神不知鬼不覺地走了出來。當他看到這對情侶熱情地擁吻時,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第四幕第一景立陶宛國境,接近克羅米的森林中。 
    右邊有個斜坡,一條路橫過舞臺,遠處可望克羅米城。斜坡上有鋸剩的大樹根,幕啟。舞臺上聚集著一大群流浪者。中間站著被捆綁的貴族佛西喬夫。在弦樂A音的顫音上,他們以宏大的聲音高嚷著,把佛西喬夫推坐在樹根上,還拿破布把他的嘴堵住,正準備處以野蠻暴行。他們的歌聲是用合唱唱出的,以男高音、男低音、女高音與女低音的順序引接而成的,他們一邊高歌,一邊開心地狂笑。叛軍因逮捕了鮑利斯皇軍的司令佛西喬夫,氣勢變得更為壯大。不一會兒,群眾就在佛西喬夫身邊圍成一條弧線,接著就一起嘲弄這個作威作福、兇暴無端的貴族。合唱告一段落后,從左邊路上出現一個白癡,他腰帶上掛著一串腐化的魚,頭上戴著一個鐵鍋,手上提著一雙破鞋。在他后面尾隨著一群村中好奇的兒童(兒童二部合唱)。白癡坐在石頭上,一邊搔癢,一邊唱出意思不明的白癡之歌小孩們就以快活的歌曲加以恥笑,白癡氣得哇哇哭了起來,并且倒臥地上,抱頭假裝睡覺。 
    這時舞臺后傳來兩個男人的歌聲,由遠而近。原來正是兩個破戒僧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這一群流浪者正詫異地望著兩個人,不久就相信他們是從莫斯科前來的神圣僧侶,并加入了這兩人指責鮑利斯暴政的歌聲中,最后以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為首,大伙兒高唱著:“我們擁戴笛米特里為皇帝!”。 
    休止片刻后,從遠處傳來兩個耶穌會僧侶拉威奇與柴尼可夫斯基的歌聲。他們以拉丁語齊聲唱道:“拯救笛米特里皇帝”,接著就出現在舞臺上。群眾又奔向這兩個僧侶邊。當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看到這兩個礙手礙腳的家伙時,就煽動群眾把這兩個耶穌會僧侶逮捕起來。盲從的流浪者果然聽從華爾拉阿木的唆使,把兩個可憐蟲綁起來帶到森林深處,兩人雖然祈求著圣母的幫助,但仍被拖走了。森林里出現了笛米特里率領的軍隊。他們身著白色衣服,手持火炬,在這群老百姓的歡呼聲中走上舞臺。當華爾拉阿木與米薩依爾率先唱出擁戴之歌后,群眾也隨著高喊:“笛米特里萬歲”。 
    在合唱的歡呼聲中,騎在白色駿馬上的假笛米特里,威嚴地走到舞臺中央,唱出莊重的歌曲。這時被俘的貴族佛西喬夫好似忘卻剛才的屈辱與榮譽,也奔到笛米特里之前表示敬意。當笛米特里向群眾發出:“向莫斯科進軍”的號令時,所有的人都高聲唱和,并隨軍隊指向莫斯科。遠方傳來克羅米城火警之鐘,但大伙兒卻隨著更雄壯的小號聲退出舞臺。 
    舞臺是只拋下的白癡,又呆坐在石頭上,茫茫然遠望著舞臺后方因失火升起的紅色烈焰,悲泣地唱道:“流吧!流吧!悲傷的眼淚。哭吧!哭吧!饑餓的俄羅斯人民。不久漆黑的夜幕將籠罩大地。”這歌聲唱好象在暗示悲劇還沒結束。 
第二景克里姆林宮內的大殿 
    在兩邊的墻前,排著開會用的長椅。右方是通往紅色臺階的門,左邊是沙皇的寶座。因為要召開貴族的緊急會議,正有許多貴族陸續前來參加。 
    貴族們分別就坐在大廳兩邊的長椅上,交換著對此嚴重事件的意見。不一會兒,遲來的舒依斯親王也進場了。他以悲痛的心情,向大家講述剛才和鮑利斯見面時的可怕情景。他說鮑利斯已陷入發狂前的錯亂狀態中,他拼命要趕走已死太子笛米特里的幽魂。大家聽了發出震驚之聲,這時鮑利斯就跌跌蹌蹌,好象在躲閃什么似地走人大殿中。大家在驚恐之余只有向神禱告而已。鮑利斯呻吟似地叫嚷著說:“那孩子還活著!”等舒依斯親王趨前畫十字時,鮑利斯才從錯亂中稍微清醒過來,并跌倒在寶座上。 
    舒依斯親王稟告說老僧皮曼請求晉見皇上,說罷,皮曼就走進大殿中。他向鮑利斯隨意打過招呼后,說出一件奇跡: 
“某曰黃昏,一個老牧人向我說出一件秘密。 
他自幼雙目失明,在黑暗中渡過漫長歲月, 
什么秘方,奇異的療法或是神圣的井水, 
都不能使他重見光明、脫離苦海。 
某夜他夢見一個小孩對他說: 
去吧!老伯!去到烏格利奇城, 
到普烈奧布拉大教堂我的墓前祈禱, 
我就是太子笛米特里,神差使我加入天使的行列, 
現在我將為俄羅斯創造偉大的奇跡。 
他從夢中醒來后就由孫兒引路, 
長途跋涉,前往烏格利奇, 
當他跪在笛米特里墓前禱告時, 
突然心情變得開朗,淚眼涔涔滾下, 
直落雙頰后,他就重見光明, 
不管是神的光,還是他的孫兒,或太子之墓, 
    他都看得清清楚楚。聽過皮曼的故事,鮑利斯深受打擊,最后他悲鳴似地高聲狂喊。鮑利斯痙攣著癱瘓下來,貴族們騷動起來,趕忙把他扶到寶座上,皮曼乘機溜走了。鮑利斯呼吸急促,困難地命令說:”快叫費奧多爾來!“費奧多疾行進見。鮑利斯命所有的貴族退去后,就向兒子唱出死別之歌: 
“我的兒呀!我將去世,你要繼承帝位治理俄羅斯, 
你不必追問我如何獲得寶座,因為你不必知曉。 
你不可輕信叛逆的貴族中傷, 
阻止立陶宛邊境的造反,對叛逆不必寬容, 
以公正的人民的裁判,處以極刑。 
你要成為虔誠的信仰戰士,隨時提高警覺, 
但尊敬神的圣者。 
你必須保護妹妹,那圣潔的克賽尼亞 
主啊!請垂聽我的禱告, 
請垂憐這熱淚滿頰的罪人, 
請為我兒照射恩惠的慈光,因為他沒有犯罪。 
蒼天無上權柄的神啊,帝王的守護者, 
請以光輝的翅膀保佑我兒, 
   使他遠避不幸、罪惡與誘惑!”當鮑利斯說出對兒子的忠告后,鮑利斯的聲音逐漸微弱,幾乎像在自言自語,接著鮑利斯用雙臂緊抱費奧多爾,并作死別的親吻。 
    鮑利斯發出呻吟似的悲鳴,舞臺后傳來教堂合唱(混聲合唱)的歌聲。費奧多爾一邊哭著,一邊祈求神的拯救,鮑利斯明白自己的最后時辰已到,隨著合唱歌聲的高揚,他的痛苦更為劇烈。歌聲終了后,飽利斯突然站起來,雙手緊抓著胸腔,倒在寶座上,并向圍聚而來的貴族,指著費奧多爾說:“他就是新沙皇!神啊,請允許……”話還沒說完,鮑利斯就氣斷身亡。只是片刻的靜默后貴族們齊聲低語道:“皇上駕崩了。”幕落。 
第三景克羅米森林 
    參與暴亂的老百姓們一邊吶喊著,一邊把被捕的貴族佛西喬夫押解上來。他衣衫襤褸,帽子也不見了。大伙兒圍著佛西喬夫,唱出強有力的合唱:“空中沒有老鷹在飛翔,原野沒有駿馬在奔馳,”接著兒童和白癡也加入了,這時破戒僧米薩依爾登場,以二重唱唱出“把太陽打掉,把星空擊落,因鮑利斯的暴政整個政權都動搖了”以此來煽動群眾,人們最后吶喊:“把鮑利斯頭斬下來!”這時人們已經瘋狂了。 
    耶穌會僧侶拉威奇和柴尼柯夫斯基登場,稱贊說笛米特里才是莫斯科的統治者。這時冒牌的笛米特里騎在馬上出現,四周爆發了“笛米特里?伊凡諾維奇萬歲”的合唱。喬裝笛米特里的格里戈里,當場宣布:“我是整個俄羅斯的皇帝”,并叫喊說:“前往莫斯科,前往光輝的克里姆林宮!”然后在大家的歡呼聲中出發了。幕落
類別: 四幕歌劇 
責任者
作曲: 莫索爾斯基 
劇本作者: 莫索爾斯基 
欄目關鍵詞: 其他劇目 
輔助分類項: 歌劇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關于我們聯系方法廣告服務友情鏈接付款方式網站地圖

學院客服:在線客服點這里  學院業務1:家教咨詢點這里  學院業務2:家教咨詢點這里  學院業務:業務咨詢點這里

電話: 010-5642947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

Copyright©2006-2019 www.ghtzzy.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1202001714號

法甲赛程